Tyme LaDow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7月26日:据通知,Tyme LaDow已退出竞选。

个人简介

Tyme LaDow在十二岁的时候就被热心的朋友们拉进了同人圈。最开始的时候,她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需要在她热爱的故事官方设定之外探索新的故事。但仅仅几个月之后,她也开始了写作和每天寻文的日子。在Fanfiction.net上更新并接收朋友和同好们的回复揭开了同人的迷雾,她一头扎了进去,再也没有回头。她的这股热情伴随着她从一个平台到了另一个平台,直到最后在2011年,在她当时的女友的邀请下,找到了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多年过去,她渐渐从作者变成了读者,不过还是对同人创作和同人圈的一切保持着热爱。2014年,当她在细读OTW(OTW再创作组织)的网站,为页面语言的多样化而惊叹时,摸索到了志愿者招募页面,刚好看到正在招募标签管理员。想到能给她最喜欢的网站帮忙,她报了名并很快被接受了。过去多年,她还加入了条款执行和违反行为处理委员会,在为AO3的服务过程中结识了很多朋友。Tyme有着多年兼顾着志愿活动,工作和学业的复杂任务的经验。自从她第一次接触同人圈之后,她便致力于同人爱好者们,同人圈,和OTW的工作。

参选宣言

1.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当我听说理事会选举即将到来的时候非常高兴。我最近刚刚卸下了一些责任,让我可以花更多时间致力于我真正热爱的事情,即同人圈。我为AO3志愿服务有5年左右了,热爱OTW拥护的一切。我为OTW奉献得越多,我就越热爱它。

没有人能声称当他们跨出进入理事会这一步时是完全准备好了,但是我自信我的能力和知识能够做出很大的贡献。如果我有幸当选,我将会全力以赴,为社区服务,尽力为OTW起到表率作用。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如果能够当选,我丰富的背景能在很多方面提供帮助。自从2011年以来,我就是AO3的重度用户了,也自2014年开始作为标签管理员参加志愿活动。这让我有机会对网站有着多方面的理解,无论是从用户角度还是志愿者角度。在加入AO3之前我就已经了解了同人圈,也对AO3之前的历史有着很好的了解,也明白促使它创立的原因。

我在2018年加入了条款执行和违反行为处理委员会。这段经历让我对调和冲突并以专业的方式有效处理严重问题提供了很多帮助。我也能适应团队合作的工作环境。

在OTW之外,我也有非营利组织的经验,这来源于我年轻时帮我母亲为本地的历史协会服务。我很擅长适应交给我的职位,也擅长一直就问题跟进他人直到问题解决,尽管这会花上不少时间因为生活中的大小事情有时会阻隔志愿工作或是负责解决问题的志愿者。

最后一点,我在大学的时候学习的是编程与计算机科学,数年来也帮助AO3多次测试更新。我希望我的经验能为与程序员和系统管理员的合作带来便利。

3.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我认为我的第一个目标会是对外沟通与交流。我亲眼见过很多同人圈能在网络空间中获得正面反馈和坚实的友谊,我也见过一些同人圈随着时间过去而逐渐消散。

我在OTW的大部分经历都自AO3而来,但是我相信其他的项目也值得更多的关爱。我希望能让其他项目得到更多关注,让我见证的这些线上同人圈的积极一面茁壮生长。我目前不是很确定那会是什么样的,是来源于新闻投稿,在线活动,或者是一些我没想过的东西。不过如果我有幸当选,我会与他人沟通,帮助他们构建新的想法和实施新的计划。

第二个目标在我看来具有同等的重要性即是维持项目的透明度。我明白有些人不喜欢我们在做的事情,但是我感觉OTW的精神一直是,也永远会是在同人圈的正向力量。所以,我希望我们能够保持现在的透明度,保证我们的工作公开透明,这样任何不实信息能够容易地消除。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正如我之前所说的,我的大部分经验来源于AO3以及它的众多委员会。我也有在Fanlore百科工作的经验。我在条款执行与违反行为处理委员会工作的时候,曾经与翻译委员会,法定权利委员会,和Open Doors(Open Doors拯救计划)的项目合作过很多。我为这次能在以往的交流基础上更进一步的机会感到很兴奋。

不过,我目前的经验让我自信能够创造并维持OTW内众多项目之间的沟通渠道。我会尽力成为大家寻求帮助时会去寻找的人,并且要努力听取多方建议,再做出最后决定或给出建议。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我目前的两个职位的工作量平衡起来并不难。我的标签管理工作本身不需要花费太多时间,不过有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减少工作量。

我在条款执行和违反行为处理委员会的工作是我主要工作量的来源,不过我能根据需求降低我的工作量,承担更少的责任,在委员会内做更多的辅助工作。

在我的志愿生涯中,我在两个委员会的工作都曾短暂中断过,而且我的任务并不是特别紧要,也没有担任领导工作,所以如果我在理事会的工作量比想象中的要大很多的话,短暂中断其他工作应该没什么问题,这样我也能把更多精力放在理事会所需要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