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scilla Del Cima:个人介绍及参选宣言问题回答

个人介绍

Priscilla Del Cima拥有法学学位,正在里约热内卢的Fundação Getúlio Vargas完成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她于2009年加入OTW(OTW再创作组织),并在众多委员会里任职,包括开发和会员委员会,AO3文档编制工作组,以及维基委员会。她在2013年尾开始进行调整翻译团队人员的工作并成为翻译委员会主席,也正在重新组织财务委员会。

参选宣言

1.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相信我所拥有的技能和经验能帮助委员会,尤其是目前面对庞大工作量和各种挑战的委员会。他们在最初几个月处理了一个困难的交接和转变过程,并在所有的短暂时间内完成了很多成就,但未来依旧有很多工作需进行。我已有几次与一个拥有许多缺乏文档整理的专业知识和过程的团队合作,帮助他们整理思路,将相关内容转换成文档,并按需要进行检查和改善。OTW的内部气氛与沟通已在过去的一年里有显著的进步,(当然还是有改善的空间!),而感觉上我们能开始对融洽与知识管理做出显著发展。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身为翻译委员会的主席,我必须监督大约200位志愿者的管理,许多经历都与理事会的工作相应。其中包括处理复杂的人员问题并作出相关决定,解决沟通上的困难以让所有人都能达成一致,经常与志愿者协调员针对自身的进展和所遇到的问题作出述职,与几乎其他OTW内的每个团队对于他们的翻译需要和期望进行沟通,以及为翻译委员会制定长期计划和方向调整。我也为OTW的筹款活动进行几年的工作,这让我能了解组织活动中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在现实生活中,我多数是在巴西进行合同与物权法的工作——虽然并不像上述经验一样能直接为理事会所用,不过我蛮享受阅读与分析合同。在过去的几年里,我同样也在学习很多关于项目管理和业务流程分析的知识。

3. 你想在你的任期内实现什么目标?

  • 为OTW设立高水平的计划和目标。我们并没有针对整个组织并能保证所有的团队和项目都在朝着共同的方向努力,并在他们的日常任务中考虑相同优先事项的高阶级目标。这意即有时我们的理念会发生分歧,或者甚至不知道其他人员在做什么。我想和理事会与各委员会主席达成共识,确认我们的优先事项应该是什么并保证大家目前的工作都针对优先事项做出进展; 定期检查事情的进度与变化;并确保这将在未来会持续进行。
  • 为新的理事会成员创立所有在我们内部维基的OTW志愿者能接触的基本训练,包括详细解释理事会成员的日常责任,所涉及的工作流程,和加入后(或则甚至是加入前)需要阅读的内外部材料。.
  • 重建财务委员会,并设立记账与承包外部报税员、会计师以及查账的固定过程。这个目标有些轻松,因为相关工作已经在进行中,我们也会在八月开始招聘,但是我期待见证此项工程的最终落成。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上任后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括Archive of Our Own——AO3(AO3作品库)、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TWC(衍生作品和文化)、Fanlore百科、我们的Legal Advocacy(法律支持)工作以及Open Doors(Open Doors拯救计划)。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感兴趣的某些特定方面。

我曾在监督Fanlore百科的维基委员会以及为AO3编写常见问题和教程的文档编制工作组工作。在我为翻译委员会与开发和会员委员会工作期间,我也曾与Fanlore百科、AO3团队以及期刊发表(衍生作品和文化),法律支持还有Open Doors拯救计划委员会合作。我对我们的所有项目以及负责它们的委员会的内部工作都相当熟悉。

我认为委员会在支持这些项目(和我们的所有团队)当中有两个主要责任:确保团队有进行工作时所需的工具和资源,以及进行定期检查以确保他们有制定目标并朝之前进——而如果没有则找出原因以及能提供什么帮助。OTW各团队有截然不同的文化和工作节奏,所以让所有人都达成共识可能会有些困难,但是承担起计划和进度的责任是至关重要的。这对我们的志愿者以及我们组织的合法性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们甚至在过去出现过整个委员会(例如翻译委员会)停止工作或者消失好几个月的状况;我们需要更稳定的结以来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5. 选择两个你认为OTW应当高度重视的主题或问题,内部或外部皆可。这些主题对你意味着什么,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将它们纳入你的任务范围内?

  • 预算与筹款: OTW今年发表了第一份预算计划,而我们在关于计划和预报我们的收入与支出这方面仍有很多需要学习的。没有风雨不见彩虹;虽然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认为我们对于沟通意识和如何沟通上已经有进展。我们需要这些数据的讨论、分析与汇报更正规,并能结合我们的筹款以及我们与会员,用户和同人的沟通。随着财务委员会的成立,我希望该委员会能从一开始就有这样的考虑;我会做一切力所能及的来让财务委员会以及理事会重视此课题。
  • 期望与文化: 我们的组织文化有许多方面需要随着时间推移而改变。我想强调的一点是我们需要更加清晰地对我们的期望下定义。OTW的很多部门里依然有“这是志愿工作,所以怎么做都是好的”此理念的痕迹:花几周或者几个月来完成某项工作、无限期拖延邮件回复等举动都没有问题。是的,它的确是志愿工作,而正因为这一点我们需要更加尊重彼此的时间和努力,从一开始就阐明各个职位的要求以避免任何突发状况或失衡,并在问题发生时及时处理。我希望能能够分享一直以来在团队内对抗这种心态的经验以帮忙辨别和改正这类现象。

6. 你认为一个理事会的主要责任是什么?你是否熟知关于美国本土的非盈利组织理事会成员的法律要求?

在我们这个特殊的情况下,理事会实际上不仅仅需要满足传统的非盈利美国理事会的角色——注意义务,忠实义务与服从义务,其中包括信托责任,遵守法律和相关规章制度,实施委员会高层工作的监督——还要与各委员会一起执行数个工作。理事会的责任是以各种方式帮助他们,例如想出针对他们所面对的问题或冲突的解决方案、审查他们的提议是否符合OTW的政策规范、以及在有需要时要求其他团队的协助,比如法定权利委员会。

我们需要找到在未来改变此事的方法,因为它实际上意味着理事会成员会被追究与讨论这些细节的工作所束缚,而没有时间来思考高阶级目标和OTW及其项目需往什么方向前进。如果我们不努力,为项目和团队思考目标最终将只成为委员会主席的职责。但是因为我们通常都不互相讨论我们的计划,各团队的目标和工作间容易产生隔阂或冲突,或者委员会可以不动声色地做出重大改变或更改目标。这是个严重并需要全面处理的结构问题,而改变它也会是一个挑战。

7. 你将如何兼顾你在理事会和OTW其它委员会里的职务?或者说,你是否会将你目前的职务交出,将重心放在理事会的工作上?如何实行?

无论竞选结果如何,我打算于今年年底辞退翻译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另一位翻译委员会主席和我已经在训练某人担任初级主席,训练完成后他将会接过此职位。

至于财政委员会,我在那里的责任是帮助他们建立自己的团队,而我也能以理事会成员的身份做到这一点。我会在委员会稳定之后离开——在新一届志愿者已经完成训练,基本流程已经被讨论并敲定,而所有人都投入工作后。

这份新闻贴是由OTW志愿译者翻译而来。想了解我们的工作,请查看transformativeworks.org上的翻译委员会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