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mena Calixto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个人简介

Gimena Calixto 是大学视听媒体系学生,在视听媒体方面有经验,参与制作过各种项目(摄像工作、视频和音频编辑,等等),但在同人圈拥有更为丰富的经历。她于2002年进入同人圈后再没有离开,在此期间她的兴趣范围从动画、乐队、书籍、漫画到电视剧均有涉猎。同人圈不仅带给她一个创作和接触志同道合的人的渠道,也通过观念和知识的交流让她成长和提高技能。在OTW(OTW再创作组织)的志愿者工作是她回报同人圈的方式。她在2016年作为标签管理员加入OTW,之后加入了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

参选宣言

1.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做出参选决定是因为我认为我的技能和经验能证明对理事会有用,我能够做出有益贡献并帮助实现不同的OTW项目为他们自己设定的短期和长期的目标。

我的个人生活目前也能够让我做出这种承诺并为此投入相应的专注、时间和精力。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我是一个耐心和热情的人,愿意努力工作,更重要的是:我非常愿意并时刻准备着倾听他人的意见。

我从过去的工作环境,参与过的社会和政治活动,在组织里面的工作——常常在多个委员会或者团队中展开——从设计、媒体管理到起草文稿,以及在OTW的志愿者和职员职位中汲取了丰富的团队合作经验。这些经历让我逐渐了解到在需要团队合作的情况下如何保证高效率工作,我认为这是理事会需要的重要技能之一。

3.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 在每个委员会指定一名成员(或者一组成员)负责编写或者更新我们的内部档案。此类资源对我们这种大小的组织非常重要,每次招收新成员时我们都过于依赖由关键成员来传授信息和知识,而不是记录在某处以供查阅。
  • 通过全球化让组织具有更广泛的包容性——尤其是我们目前最大的项目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我知道用多种语言将AO3整个翻译并投入使用是一个遥远的目标,需要耗费大量时间来编程和翻译,但是这是我希望努力的目标。我也想与非英语同人圈建立更多更好的关系,也许可以通过设立联系人来完成。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我最熟悉的项目是Fanlore百科,Open Doors (Open Doors拯救计划)和AO3。

在这些项目中,我对AO3的经验最丰富。它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我作为用户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我很荣幸见证了它的蓬勃发展以及成为同人圈历史的重要部分。成为志愿者并随后成为职员让我对投入到项目中的努力和爱、委员会如何管理日常工作、他们如何紧密联系有了新的认识。

我承认自己对Legal Advocacy (法律支持)和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和文化)两个项目的经验较少;但是我了解他们的目标和成果,并从他们的努力中受益匪浅。

我认为理事会成员最重要的品质就是平易近人和时刻准备着帮助他人:愿意与委员会开放沟通以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想法,并为他们提供需要的工具和支持以便他们履行各自的职责,向目标努力前进而不是泯灭目标。

每个委员会都有其特定需求和内部工作,了解这些并与之对应地开展我们自己的工作是帮助强化他们的重要方式。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我很确信我目前的时间表允许我完成OTW里的所有职责——作为一名理事会成员,我可以同目前自己参与的委员会的日常工作保持联系,理事会也能从中受益。但是,如有需要我可以减轻我的标签管理工作量并帮助我的同事为我参与的大型同人圈招聘新的志愿者,以此在不为他们增加困难的情况下离职。

Claire P. Baker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个人简介

Claire P. Baker: 从各方面而言,Claire接触到的第一个同人圈都是约瑟的神奇彩衣,她在四岁的时候就几乎熟记于心。但是,最终还是数码宝贝在北美首播时她对该剧的狂热驱使她真正入圈。从那时起,她发现了同人网站、同人小说以及角色扮演。接下来发生的事,大家大概已经猜到了。同人圈成为了Claire的学术生涯中重要的一部分,这主要体现在她在就读戏剧学士、教育学士与信息科学硕士等学位时所发表的论文中。如今,同人圈也依然是她的主要研究对象。作为图书馆管理员,Claire在2014开始了她的OTW(OTW再创作组织)志愿者生涯,并在一年后成为了Archive of Our Own – AO3(AO3作品库)文档编制委员会的联合主席。在此之后,她还加入了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TWC期刊委员会)和标签管理委员会。
当不为OTW和图书馆努力时,Claire喜欢校对同人小说、组织AO3上各种礼物交换,以及准备她的下一次同人展的诸多角色扮演与座谈会。

参选宣言

1.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强烈希望回报我所在的社区。无论是主持我想看到的活动,编写档案来保证工作顺利开展,或者只是保证大家聚会时茶已备好,我享受在幕后工作担当协调的角色来为大家服务。

同人圈是我生活的重要部分,这些年来我以各种方式来回馈同人圈,而我在 OTW 的工作也许是最有价值的。我热爱自己工作的项目和同事们的陪伴,他们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来保障OTW及其项目发展壮大。作为理事会成员,我希望进一步支持他们,尽我所能地帮助他们为OTW整体创造一个最好的未来。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我主持过各种活动,领导过不同规模和形式的团体,从在AO3上同时举办多项同人作品交换活动,担任本地社团的编程总监三年,到任职AO3文档编制委员会的联合主席。我是一个优秀的倾听者,擅长识别需求和思考满足需求的方法。无论是在我负责的交换活动中为每个人找到最合适的搭档,制定适合每个人时间的时间表,或者提出需要小组讨论的问题以达成共识,我将尽全力保障公平和相互认可的解决方法。

当面对需要解决的问题时,我既考虑打破常规,又考虑方案的可实践性。不管是讨论在我们的常见问题里用哪个同人圈举例这样的普通问题,还是严肃地调查网络访问性、风格指南等等,我喜欢集思广益得出具有创造性的解决方案并着手实现它们。

作为图书馆管理员我最喜欢帮助人们找到需要的东西,创建工具以便他们可以自己帮助自己。编制最新的、易于访问的、对用户友好的纪录文档是关键所在,我很荣幸能够通过AO3文档编制委员会参与其中。在编制和更新工具和文档的过程中充满了有趣的挑战,我也期待着与 OTW 其他成员合作的机会。

3. 例举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的、并希望在任职期间争取实现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我的主要目标是创建一个开放的、有包容性的、易于访问的OTW。虽然这其中包括了我们的公众面貌、发展AO3的方式以及其他的项目,但我将重点关注组织本身。

在我为OTW工作期间,工作期间,我见证了幕后发生的重大改变,这些改变促进了组织的透明度和开放度。其中一些是基础设施的变化;最近在我们交流平台上的改变减少了我们日常工作堆积如山的感觉,让我们能够交流的同时保持独立的工作空间。另外一些是流程的变化,体现在我们目前的战略目标中。

虽然如此,我们还有更多工作需要完成。

我们需要创建和更新有关理事会内部和OTW整体的纪录文档以准确有效地反映我们的身份和职责。在增加透明度和凝聚力上我们还有工作要做,无论是更好地应用当前资源、为整体凝聚力制作内部资源、在我们的志愿者内部提供交流和社区建设的特定机会。我很乐意为我们的志愿者举办AO3同人作品交换,见到交流委员会的五件事博客让新成员能够直接感受在新的委员会里工作是什么样,或者举行信息交流会议来分享每个人在做什么以及OTW整体如何凝聚在一起。

4. 讲述一下你接触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增强它们的作用?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我目前在两个以AO3为主的委员会工作(文档编制委员会和标签管理委员会)和负责TWC的委员会中当志愿者。就任委员会主席两年以来,我熟悉保持项目运行所需要的行政工作。

数个委员会的工作支持着

AO3 的运行,而保证每个人的想法一致是很困难的事。通过联络人或直接渠道的交流至关重要。当然,保障服务器和编程支持达到(或者在理想状态下超过)目前需求也很重要。作为理事会成员的关键在于积极关注和回应这些需求,并保证所有相关部门内的信息交流顺畅。

过劳是组织中的一个严重问题。我们为此失去了许多优秀的志愿者,他们要么没有预料到工作量这么大,要么是他们志愿登记的工作最终超出了能够处理的范围。如果有任何事能够促进健康的工作平衡并保证所有委员会都拥有足够的资源和人力来完成示例工作,那么我们就应该着手去做。如果我们能够创造更多有趣的机会,并以此激励士气,那就更好了。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我目前最大的职责是AO3文档编制委员会的联合主席,由我与另外两名优秀的职员共同担任。在过去我们互相支持,根据需要来增加或减少工作量以平衡我们其它的任务。至于我的其它职位,TWC通常每年需要一至两周集中全部精力;标签管理的工作则一般比较容易,可缓慢而定期地处理标签,也可短时集中处理。综合考虑之后,我相信自己能在保持目前工作量的同时平衡理事会的任何工作。话虽如此,三年还是一段比较长的时间,从现在到我任期结束需求可能会发生改变。如果我感觉自己不能给予每个委员会的工作足够的关注,我会进行必要的重新评估。

Erica Dulin的个人介绍和参选宣言

个人介绍

从2014年底以来,Erica Dulin 一直是OTW(OTW再创作组织)中的一名标签管理志愿者,并在2016年初成为了标签管理委员会职员。在此过程中她一直有机会和多个工作组、工作项目的各种志愿者进行合作,她也喜爱了解他人,以及他人所热衷的事物。她的专业是影视制作,她将永远喜爱的同人圈是Achievement Hunter和Rick and Morty。Erica是言论自由的忠实信徒,她坚决维护OTW对于保护同人创作者分享自己创作的权利所做的贡献,无论他们可能会因为自己的作品而获得怎样的反对。

参选宣言

1.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希望保证足够的候选人参加,使选举能够公平均衡地进行,会员们也能对OTW的运行发展发表合适的建议。OTW里的朋友鼓励我参与,而我很容易被说服。目前的理事会和策略规划委员会已经制定出了非常可行的三年计划,我相信我能使之贯彻,以及在实施每个目标时帮助委员会明确其细节。我十分欣赏理事会付诸的努力,如根据需要设置新的委员会与恢复旧的委员会,例如财务委员会,并为委员会找到最好的职员。随着OTW继续发展,我很乐意和理事会一起帮助OTW清晰地认识和明确其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的责任,帮助志愿者理解他们的工作内容,并鼓励OTW内部工作变得更加透明化。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经过我所在的委员会的工作打磨,我的优势是和同伴的沟通交流能力以及驾驭项目步骤和时间线的能力。在不同类型的工作组中完成不同类型的工作教会我如何谨慎地表达自我,如何倾听,以及在必要时如何妥协。我学到的一个关键技能是,在行动前,通过追溯源头来找到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法。不管人们最开始是否同意某个举措,只要每个人都基于同样的信息或设想进行工作,便是OTW最好的状态。我们也经常使用事后分析法,讨论项目使用的方法哪部分有效哪部分无效,集思广益地确定哪些部分得到了改进,并记录下我们的决议,以免每次碰到类似的问题时都再来一次。

3.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更完善的基础设施和更多的志愿者参与、留存、发展是OTW每个项目的支柱;没有基础设施和志愿者,我们便不会存在。我很乐意继续策略规划委员会的目标:保证每个项目及其子委员会能清晰地定义自己的角色,并和内部成员与公众一起分享这个信息。作为理事会成员,我会保证相关委员会能够在预定的时间内和彼此交流,而我会作为监督者来检查他们的结论。我想要开启更多社交活动来帮助志愿者留下;很多委员会正在这方面做出努力,我想要确保每个人都能了解这些想法,以及知道依照过去的经验,哪些有效哪些无效。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作为标签管理员,我和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的委员会和Open Doors (Open Doors拯救计划)的委员会都合作过。作为一名粉丝,我编辑过Fanlore百科上的文章,并热切地阅读过所有法定权利委员会发布的新闻消息。清晰的项目释义非常重要,倾听和询问问题则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作为一名标签管理委员会职员,我在工作中经常使用OTW的各种工具,在委员会内部或与其他委员会成员进行沟通。包括请求翻译委员会帮忙翻译标签,和来自世界各地的其他标签管理员一起决定附属同人圈的标签归属,对标签格式进行规范等。开放包容和对各种问题清晰又有耐心这两项特质,使我的标签管理工作与众不同,虽然解决问题的过程令人沮丧,但问题最终解决时非常有成就感。OTW本身的沟通手段我也非常熟悉,不管是邮件列表还是聊天工具,我都使用过它们来倾听管理员和其他委员会的需求,当做完成他们的目标并解决问题的一部分。在做出我们希望能够长期有效的决定并通知他人的过程中,这些沟通手段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我每周都会给自己一些时间来整理标签,每周也至少会有几天会对标签进行检查。在我的委员会中,工作内容都是由自己进行选择和管理,所以我能专注于更小、能更快被完成的项目。我总能寻求帮助,我们的职员总是能在需要时伸出援手,或提供其他意见。

Danielle Strong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个人简介

Danielle Strong 从90年代新机动战记的斜线同人文和同人图一头扎进了同人圈的世界。将近二十年经历无数同人圈之后,他们目前在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里的邪恶力量漫威电影宇宙同人圈安家。当2014年初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开始招聘时,他们知道自己在医院病人联络服务中心处理投诉和用户查询的技能将会非常适合,于是义无反顾地加入其中。作为一名滥用行为处理职员,Danielle处理的问题包括从作品不小心标错标签到抄袭以及骚扰,到现在几乎可以背下所有的AO3服务条款!他们为委员会协调和解决问题方面带来了丰富的知识,并全身心投入到OTW(OTW再创作组织)及其工作中。

参选宣言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本打算明年参选,但是我坚信拥有一个竞争性选举是很重要的,因此我决定今年就参选,因为理事会有更多的席位空缺导致竞争性选举需要更多的候选人。

我成为职员也有很长时间了,我相信自己作为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的一员处理AO3的技能和经验将与其他理事会成员互补,我也希望自己作为现代同人圈社区的新手能够带来一个全新的视角。我坚信OTW工作的重要性,同时也感到为它做出更多贡献的最好方式就是进入理事会。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作为滥用行为处理职员,我每天都要处理很多有挑战性的问题,其中许多是有时间限制的或者需要投入大量精力。因此我习惯了在压力下工作并在处理困难情况时保持清醒的头脑。基于我们的工作性质,我们常常要在团队内讨论问题,我认为在不被支持的情况下能够自信地发表自己的意见,以及在与自己观点相左的情况下服从多数的意见,都是理事会需要的重要能力。在我的职业生涯中,我在临床环境工作,接触过许多重要的客户包括跨国公司的总经理等,所以我在处理微妙的事态和赶上特定的截止日期方面经验丰富。

当我在2014年初加入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当时仍在起步阶段并试图解决堆积的大量工作——的时候,我们所有人都必须以最有效的方式利用我们的时间,在处理新的反馈信息的同时,清理从委员会只有三四个活跃成员时期积攒下来的工作。这些时间管理的技能一定会对理事会的职位有所帮助。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以我作为职员的和(可能的)新任理事会成员的视角,我非常想协助策略规划委员会的工作来改善OTW的基础结构,以理事会成员能够提供的最好方式主动帮助他们,询问他们对理事会的需求。在我看来,这是一个有价值的目标,因为改善OTW的基础结构能让我们更好地满足用户需求。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我主要在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工作,也参与其他AO3委员会的一些工作,最近我接手了翻译委员会联络员职位,以及在支持委员会中短暂服务。在我的职员身份和AO3以外,我常用Fanlore百科并十分享受阅读 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和文化期刊),我很感激OTW为全世界的同人爱好者发布此刊物。

针对理事会能够提供给委员会最有价值的协助,作为理事会成员我将征求其他委员会成员的意见,而不是将我认为最好的强加给他们,因为我相信只有在委员会内部工作的成员才了解什么样的帮助是最好的。我认为委员会必须从内部拥有强大能量才能可持续发展。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近期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招聘了大批新成员,最近刚刚完成了入职培训,我自信我能够平衡在滥用行为处理委员会和理事会的工作。

Milena Popova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个人简介

在过去的20多年(不要和我谈数学!)里,Milena Popova 一直时不时地进入又退出同人圈。近年来,对同人文的热爱导致了自己很难再接受同人圈外的主流文化,于是Milena决定将同人圈当成自己的职业。目前,在进行自己的博士研究时,也对同人文中关于同意性行为的表述进行了研究。在之前,他们曾担任某大型跨国公司的技术/项目经理;而且在过去和现在,他们也有参与志愿工作的丰富经历:他们曾参与过两个英国非盈利机构的志愿工作,并曾加入到它们的理事会中。在OTW(OTW再创作组织)中,自己已在标签管理委员会中服务了两年半,而且在最近,还成为了同人学术信息分享项目的交流委员会职员。Milena完全属于一只名叫Chili的猫(别名文化理论学者猫),一起生活在英格兰西南部。

参选宣言

1.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同人圈,尤其是OTW给我的生活带来了如此多的欢乐,我想给予一些回馈。本着这种精神,我成为OTW的支持者以及会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当了两年半的标签管理志愿者,最近,我又成为了同人学术信息分享项目的交流委员会职员。我有一堆技能和经验,我认为它们对担任其他的角色也很有帮助。渡过了2015年的危机之后,在战略规划的稳步实施之下,OTW正处于巩固阶段,我相信我的技能能够对整个组织作出积极的贡献。我既有热情,又有才能,能够创造或推动事情向迷人的长期愿景发展,并通过建造可持续的组织结构,建立稳定的工作流程来支持其实现。我认为在当下,我的热情和才能会是一笔可贵的财富。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我曾经进入过两个英国的非营利组织理事会,并负责他们整体的方针制定和财务管理,并带领实施了一些项目和改善措施。通过这些经历,我获得了足够的洞察力,能看清非盈利组织可能会出什么问题,以及要如何解决它们,并且认真负责地、持续性地运行整个组织。我也非常感谢志愿者们在非营利组织中扮演的重要角色,特别是在OTW,我们所有人,不管是否具有“职员”的头衔,终究都全是志愿者。我具有丰富的志愿者管理经验,来自我在其他非营利组织理事会担任职务的经历,也来自为某政治运动担任区域志愿者协调人的经历,我热衷于创造出一种氛围,能让志愿者感觉自己有价值、被欣赏,而且还有机会能够得到成长。不仅如此,我还有十年的私企的大规模项目管理经验。我也有工作于全球化、多元文化环境的经验,能够跨国、跨区域、跨语言和跨文化进行合作。我在工作中倾向于与人合作,寻找机会建立合作,并找出双赢的解决办法。最近,我在我的大学中也是一名学生代表,并在学生体验方面做出了一些明显的改善。对于运行大型的、成员复杂的组织,考虑他人的需求以及寻找这种方案这些事情,我感到轻松愉悦。

3.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我认为理事会的效率在过去几年中已经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但是我们依然还有许多事情可以做,而在我眼中这些事情需要优先完成。在理事会的日报更新上,我们已经做得比以前更好,但是如果能有更规律、更简洁的更新来说明我们在大局上的进步则会更好:我们进行到了战略计划的哪一步,我们的开销和筹款、预算的对比等等。我也支持之前有人提议的消除志愿者/职员的区别,以及改变我们的成员结构,来让活跃的志愿者能够在竞选中投票,不管他们是否付费购买会员资格:我们的志愿者付出了大量的时间来维持组织的运行,不管他们是否付出财产,他们都应该对组织的运行方式有发言权。最后,我会改善外部效率,以更好地面对更广阔的同人社群:我们无法做到让每个人都高兴,但是外部用户的确有一些非常合理的反馈建议,我们可以适当地采纳,而我也很乐意去找到方法来实现。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我最直接的参与经验是作为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的标签管理员,和同人学术信息分享项目的交流委员会职员。作为一个粉丝研究学者,我也曾经给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与文化)投过稿。话虽如此,我也意识到其他项目的重要性,并对其他项目参与者的付出表示感激,包括Legal Advocacy (法律支持),Fanlore (Fanlore百科) 和Open Doors (Open Doors拯救计划)。除了上述所说的之外,我还是一名数字版权活跃分子,我觉得,法定权利委员会为衍生作品的本质和同人作品的版权状况所做的工作对于同人圈及其他圈子都具有重要的意义。作为一名粉丝和一名粉丝文化研究学者,我十分乐意将同人圈的历史、特征和创造性都通过像Fanlore百科和Open Doors拯救计划这样的项目保存下来。

根据我目前在组织中的位置,我没必要对于组织中所有的项目和委员会的所有详细工作都进行深入了解。但是目前,我的首要工作是要从相关委员会处了解,他们想要从理事会处获得怎样的支持,而我们又该如何最好地支持他们。我有一种感觉,在某些领域中,我们的人手严重不足,每天都跟救火一样忙碌——当你处在那种状态中时,你很难去进行战略思考,并为组织的可持续运作构建必要的运行结构。我想要对这些委员会和项目进行改善,来使组织能更加持续性地运转。对于如何达到这个目标,我有一些想法:在志愿者的招募、培训、后续维护上做出改善,设立一批具有通用技能(例如美术)的“流动工作”职员,以及/或者提高我们的项目管理能力。这些办法不会适用于每个项目,但是我很愿意和各个项目及委员会进行讨论,来看哪个地方适合哪种做法。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这取决于这些责任都需要多少额外的时间来完成。我很可能会从已经有同伴的同人圈开始减少我管理标签的工作。我应该会维持我在同人学术信息项目上的工作量,不觉得这会有任何问题,因为那上面的工作和我作为同人文化研究学者的“正式工作”已有很多重叠的地方。

Jessie Camboulives的个人简介和参选宣言

个人简介

Jessie Camboulives 毕业于索邦法学院,目前正在攻读电子法的法学硕士学位。2007年她由哈利波特的同人文发现了同人圈,从此成为了同人圈的狂热爱好者,目前她的爱好是守望先锋和冰上的尤里。在无意间浏览了一篇法定权利委员会的新闻帖后,Jessie 于2015年加入 OTW (OTW再创作组织)成为一名法语翻译志愿者。她目前担任标签管理员和支持委员会职员,为保证Archive of Our Own – AO3 (AO3作品库)的用户拥有最佳网站体验而努力工作着。

参选宣言

1. 你为什么决定参与理事会选举?

我目前的生活状态,无论是工作上还是个人生活中,都可以让我贡献更多的时间给OTW。当于现任理事会成员讨论了他们的工作之后,我意识到我的技能可以帮助他们解决当前面对的困难以及未来准备攻克的难题。

在过去的两年间,我们的环境有了极大的改善,但是仍有工作需要完成,我希望自己能够帮助理事会继续努力。我相信到目前为止我在组织中所做的工作让我拥有一个独特的视角来看待问题,也让我能够为解决方案做出有意义的贡献,特别是在文件归档以及团队凝聚力方面。

2. 你有什么技能或经验能在进入理事会后对你的工作起到帮助?

我以自由职业者身份为出版社工作多年,这让我学习到如何处理出版截止日期和严格的项目要求。我的学业也让我学到如何撰写复杂的文稿,并以深入和创新的方式对待问题,这也是理事会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

就我在OTW中的个人经历来说,我很幸运能够在数个委员会工作,并通过协同工作与其他大多数人互动。这让我对组织内部工作和目标拥有全面的了解,从志愿者的和职员两个身份的观点来看。

在我为翻译委员会工作期间,我学到了如何处理团队目标,以及在文化差异的背景下如何与其他OTW的成员一起高效率工作。我也通过支持委员会的工作与AO3的用户保持紧密联系——这给予我机会来了解他们面对的困难,也教我如何考虑和处理他们的反馈。这些经历应该是非常宝贵的,因为处理批评和答复问题是理事会工作的主要部分。

3. 选择一个或两个你认为重要并希望在任职期间开展工作的OTW目标。你为什么重视它们?你将如何与其他人合作来实现它们?

  • 为知识的保留创建一个坚实的构架。目前,有关我们机构的知识大多只存在于为OTW工作多年的人员的大脑里面。这意味着我们的组织框架只能依靠于关键人物,而在某个时间他们会离开组织,或者将无法将知识传达给相关人员。我们需要增加知识的传递,以保证信息可以被容易的并且迅速的获取。我认为理事会需要确认关键成员并与其合作来创建一个可靠的知识库,并保证我们不断前进而不是重复同样的错误。
  • 制定监管志愿者和职员并移除不活跃成员的流程。OTW的互联网本质意味着许多委员会挣扎于志愿者和职员无反应的境地。在某些时候,一些委员会拥有的不活跃成员甚至超过实际工作人员,严重影响了委员会的工作能力,并造成现有成员过度劳累。目前,已存在的管理和移除志愿者的流程非常不统一。有几个委员会,例如翻译委员会,已经找出了减轻这个问题的一些方法,但是我们组织的大多数分支仍然脆弱。考虑到组织及其项目的不断成长,制定一个监管实际工作人员并移除不活跃人员的流程变得更为重要。理事会应该与主席们合作以帮助他们建立一个监管人员的结构,并确保我们不再拥有又一个幽灵委员会。

4. 讲述一下你使用OTW各项目的经历,并阐述你将如何与各个相关委员会合作以支持并强化他们?请在回答中包含不同的项目,你可以在其中强调你有经验的特定项目。

我是通过 Legal Advocacy (法律支持)项目发现OTW的,作为一名电子法学生我至今仍然对其十分关注。委员会在自我管理方面做的非常出色,我认为理事会能采取的最好方式就是听取他们的要求,并允许他们独立发展。Transformative Works and Cultures – TWC (衍生作品和文化)正是以几乎相同的方式自力更生。我承认我没有看完他们发表的每一篇文章,但是我读过的所有文章都是他们高品质工作的证明,也因此我认为理事会应简单关注于向他们提供自主工作所需要的资源。

AO3(AO3作品库)和 Open Doors (Open Doors拯救计划)都是我曾参与过的,也是我最经常使用的项目。作为一名标签管理员和支持委员会职员,我几乎每天都要登录AO3,我也花了很多时间在网站上欣赏发布在那里的或者被我们的归档员搬运过来的作品。有许多委员会参与进来维护和运营AO3,它的正常运行也取决于各种各样的工作。为了支持这些项目,理事会应该了解我们委员会文化和需求的不同之处,并愿意为各委员会提供个性化的支持,同时保持大局观念。

5. 你如何平衡理事会与OTW其他职位的工作,或者你打算如何将目前的职位转交出去以专注于理事会工作?

我的时间安排最近已经解决好了,这也是我一开始打算参加竞选的原因。我不觉得理事会的工作会与我目前在OTW的职位冲突;正相反,我认为理事会成员能从参与组织的日常运行中受益。即便如此,如有必要我可以从我目前的职位上辞职,不会给同事和其他标签管理员造成太大的压力。